您的位置: 安康信息港 > 历史

西窗征文旧时光七年江湖路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08:42

这是一个梦,一个做了七年的梦。梦里,有一片刀光剑影的江湖,一个执剑少年和一个执杖医师,还有一群生死与共的兄弟和一个不共戴天的门派“宿敌”。这也是一条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路上有的是虚无,有的是被埋葬了的青春。  那是零八年的事情了,但是至今想起,仍会不自觉得感慨万千。  记得那是一个闲暇的日子,一个朋友邀请我一起“闯江湖”。而自小就喜读金庸武侠小说的我,心中的确有着那样一个江湖。向往一个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江湖,一个刀光剑影、血染山河的江湖,一个执剑为红颜、大战八方群豪的江湖。  而我,就像是个毫无防备的孩子,一头跌进了那个令人向往、而又令人叹息的江湖。  我出生在一个叫泫勃派的村庄,村上村下有几十户本土人家。村前有一排高大的杨柳,杨柳堤岸旁有一条清清的河流。而靠近河堤的地方,停泊着一艘硕大的客船,但船上却只有一位船工。村中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分院,分别设有药店、服装店、杂货店、仓库等多个店铺,每个店主都是白发苍苍的老者,据说都有很高的修为。村后是一座笔挺的高山,一眼望到边际,有种耸入云端的巍峨之感。  我刚出生的时候,等级只有一级。身穿粗布青衣,手持桃木小剑,脚踏麻绳草鞋,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剑童”。而朋友是一名“刀客”,手持一把砍柴刀,身着紫色小马甲。正当我们为自己的穿着打扮而惊叹时,远方突然飞来一只仙鹤,而后丢下一封传书。我们接过书信,打开一看,居然是村长写给我们的。信中的主要内容是欢迎我们来到江湖,而他需要我们的帮助,要求我们两个赶快前去领取任务。  而后,在朋友的带领下,我们找到村长,领取了次“试炼”的任务。走出村庄的南大门,前去打怪修行。朋友说,我们只有不断地打怪升级,武功才能不断提高,也才能在这个江湖上闯出点“名堂”。于是,我不惧危险,手持桃木小剑,寻了一只看起来很懒散的山猫,刺出了“修炼”的剑。而那是等级的“小怪”,几下就被我打死了。朋友和我都很高兴,接着去挑战级别更高的小怪。有蛤蟆、狐狸、神牛、野猪等,但都被我们打败。  等我们把一份份“战利品”交到村长手里时,我和朋友都已经是个十级的小角色。之后,在村长那里进行了次转职,并获得了一些金钱和装备。当我和朋友各自兴奋时,再次接到传书。原来村子里的裁缝银巧龙说她需要做点入冬的棉衣,需要一些血狼的皮毛。而我和朋友相视一笑,欣然地答应前去帮她猎取狼皮。  但是,当我和朋友按照银巧龙的指示,来到血狼活动的地方时,立刻愣住了。这血狼远比我们想象的厉害,一身红毛,一嘴利齿,看起来就令人胆寒。我们在狼圈外围踟蹰了许久,都不敢轻易踏足半步。,我们两个人鼓足勇气,走了进去。在我们两个不断地吃着“红药”时,总算杀死了一批小血狼,可任务里要求我们杀死血狼王,得到其狼骨。所以,我和朋友并没懈怠,而是继续寻找狼王。  茂密的树林里,想要找到狼王何其容易?我们一路砍杀,总算来到了传说之中的狼王驻地。可我和朋友都傻眼了,血狼王不仅奇大凶猛,而且身边还有好些成年血狼在保护。这要取其首级,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朋友说,不入虎穴不得虎子。索性我们两个打定主意,商量好对策,发动了对血狼王的突袭。  朋友负责吸引那些“狼王护卫”,而我负责对付血狼王。战斗很快的打响,朋友按照约定把那些成年血狼“调走了”,而我挥舞着铁剑刺向了血狼。可我毕竟才十多级,根本不是血狼的对手。尽管不停地喝着“红药”补血,却快被血狼王咬死了。正当我想要向朋友求救时,突然一道绿光盈来,我的“血条”立刻就满了。与此同时,我也瞬间恢复了体力,挥舞着铁剑,杀死了血狼王,获得了狼骨。  当即转身,想要看看是谁在帮我时,一个清丽的身影从我身旁匆匆而过,然后消失在丛林的深处。朋友也闻讯赶来,看到我取得了狼骨很是开心,喊我快点回去“交任务”。在路上的时候,我把那个清影的事情告诉了朋友。朋友说那是“医师”职业,他们专门负责为人疗伤、加血的。在战斗中,医师的作用至关重要,有时甚至关系到整个队伍的生死存亡。  而后的一段时间,有时朋友不在家,我就一个人上阵,前去修炼。很快地升级到了三十五级,就成功地进行了第二次转职。就当我们疑惑到底是加入“百花世家”,还是加入“魔焰世家”时,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凭借在江湖闯荡这些日子的经验,我立刻转过头,寻找声音的来源。而就在此时,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只是她换了一套装备。当初我次见到她时,她穿的是“晓荷羽衣裙”,而现在穿的“桃花长裙”。但是她的身影我很熟悉,她就是几个月前,在血狼森林救过我的那个“执杖医师”。  “嗨,子寒!”她笑盈盈向我打招呼。  “你,你好!”我抱拳回礼着。  “无须那么客气,我是专程前来迎接你的!”她叫南宫晴雪,就是那个救过我的女子。  “迎接我?”我疑惑不解地问道。  “是啊,那日匆匆一见,不曾细聊。想不到数日不见,你已经成功晋级啦。可喜可贺啊,我特来邀请你加入我们门派啊!”她笑着跟我说着。  “承蒙不弃!倍感荣幸!”我回答着,然后跟随在她的身后,向着她门派的所在地走去。她是他们门派的堂主,也是他们门派的“对外发言人”。几乎每年的新入门弟子,都必须经过她的选拔、审核;而她也总是乐而不疲地在江湖之中行侠仗义,屡建奇功,深受门人的尊敬和爱戴。她所成立的门派属于“百花世家”的一支,有着悠久的历史根源,是江湖上人人尊敬的“名门正派”。而我,就是她新入门的“小师弟”,由她负责带领我修行、打怪、刷副本、练功夫。她就像是一个姐姐一样地照顾着我,令我倍感幸福。  我跟随在她的引领下,很快地成为一个年轻的“少侠”。在平日里,经常与她一同下山做任务。而每次她都会一马当先地保护我,为我“加血”、“加辅助”,所以我很快地“声名鹊起”,成为“百花世家”门下的一个“青年英豪”。我也经常与她一同刷副本,但每次刷到好东西她都笑盈盈地送给了我,使我的装备不断升级,战斗力不断增强。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年多,我也成长为八十多级的“剑侠”。一日,我和她如常地下山做任务,可却遇到了我那个多日不见的朋友。  狭路相逢,我内心充满疑惑。我是应朋友之邀才来“闯江湖”的,而他却在我们第二次转职之后,一直都没了音讯。期间,我曾多次给他QQ留言、游戏里发传书,始终没有得到半句回复,我还以为他不玩了呢,怎么会突然地出现在我眼前。而他,却是“邪派”的黑暗使者,与我所在的门派“势不两立”。两派之间,经常有仇杀、混战,但是由于我等级尚未达到参战资格,所以一直都不曾参加过门战。  “晴天,你,你……”我准备开口询问。  “子寒,别废话。我们手上见真招!”说着,晴天挥舞着一把血红的弯刀向我砍来。而我却愣在那里,根本来不及躲闪。  “子寒,快闪开!”说时迟那时快,晴雪一个箭步上前,把我拉开,这才保住了我的小命,避免轮回成一级。与此同时,晴雪舞动着“百花杖”,对晴天发动了反击。我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两个厮打在一起。不一会功夫,晴雪就败下阵来。医师的作用主要是加血疗伤,是辅助类型的职业;而晴天是刀客,是进攻型职业角色。眼看晴雪快支撑不住了的时候,我拔出长剑,向着晴天刺了过去。  那一剑我刺得犹犹豫豫,所以并未刺伤他分毫。但是看晴天的装备,明显比我的差一点。加上我有晴雪做辅助,所以他很快就被我击退。而晴雪,也在一旁不停地给我加血疗伤。可我并不想真的一剑杀死晴天,因为我们曾经是一起闯荡江湖的哥们,倘若一剑刺死他,他的等级就会回归到一级,就得重新修炼。所以,我故意手下留情,放走了晴天。战斗结束后,晴雪上前给我疗伤,看到我并未受重伤,方才放心了许多。  之后,我与晴雪更加频繁地下山执行任务,有时身受重伤。但每次,晴雪都能及时地给我疗伤,让我不曾“死去”。而我们的级别也在不断地提高着,我不仅学会了很多种功夫,也与晴雪结成了“夫妻”。我们每天对着电脑,“官人”、“娘子”地喊着,每个夜里一同关掉电脑入睡,每个午后一起刷副本、打装备。  但是,这样看似平静的日子里,我却时常想起晴天。我们相约一起闯江湖,可他却转职成为了“邪派”,杀死了我们门派的很多弟子,结下了不共戴天的仇恨。这之间,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何他会如此得痛恨我们门派,而又是为何要与我“刀剑相向”?可不论我怎样的想着,始终都想不明白。晴雪每每在这时,都会拉着我,来到我们经常驻足的那个山岗上,使出“草上飞”的轻功,飞到距离月亮近的地方,坐下来聊天。  江湖里的月亮,每逢十五,都会格外的明亮。而每个月的十五日,也是我和晴雪约定的“结婚纪念日”。她说,江湖如梦,岁月如歌。美好的日子总是在不经意间流走,就如同我与她的婚礼,总在江湖的风雨之中被人遗忘,总在刀光剑影里被冲淡;所以,她要和我订一个结婚纪念日,每月过一次。而我,总是对着电脑笑,笑她是个傻丫头。有时甚至会询问她一些生活之中的问题,比如她现实之中年芳几何,是否成家。而她每次都会避实就虚地把话题错开,说一些不相干的话。  可就在我们两个闲坐在山岗上,享受着花好月圆的美景时,一群邪派的杀手奇袭了我们门派的驻扎地。很多师兄弟都在睡梦之中被砍杀,很多妻儿寡母在刀光剑影之中倒下。当我们次日回到门派时,眼前的一幕惨不忍睹。遍地都是尸体,遍地都是狼藉。我和晴雪小心翼翼地来到总坛的大堂处,看到侥幸存活下来的师兄弟们在打扫着。看到我和晴雪回来,一群人顷刻间涌上来,喊着要报仇!据他们说,袭击我们门派的不是别人,正是“魔焰世家”的人,其中还有晴天!  当我听到晴天的名字时,再次心头一颤。思绪在一瞬间就被拉回到我们第二次转职以前。记得那时候,我们接到一个试炼任务,要求我们去击退南山上的一群山贼。而那些山贼兵强马壮,可只有我和晴天两人去执行任务。即使我们勤学武功,但是双拳始终难敌四手,我们很快地就被打倒了。山贼们说让我们跪下磕三个响头,就放我们离开。可我们两人冒着被打回一级的危险,与山贼进行了殊死搏斗。我和晴天一次次地被打倒之后,都会勇敢地站起来继续。,那群山贼自己离开了山寨,发誓不再继续作恶。而我和晴天也算是完成了“剿匪任务”,原因不是我们武功比那群山贼厉害,而是他们被我们这对兄弟感化,佩服我们的兄弟齐心、血战无悔。  可是,究竟是为何,为何晴天会加入“邪派”,为何对我们门派痛恨至此?就在我们百思不得其解时,晴雪走了过来,递给我一本秘籍。我接过一看,顿时眼前一亮。这就是武林之中传的沸沸扬扬的“剑术宝典”,怎么会落到晴雪手里呢?正当我准备开口询问她,关于这本秘籍的来历时,她却抢先开口了。  “子寒,不要问了。你快点去修炼,争取早日修炼到化虚境界,报我们门派的血海深仇!”  “嗯,好!”我知道晴雪的脾气,她不愿开口的时候,不论我怎样问,都不会有答案的。然而,能得到这本秘籍,我们门派的确报仇有望了。之后的日子,我每天都勤加练习着秘籍上的武功,遇到不懂的地方,就会与晴雪坐下来商量。转眼之间,一晃六年过去了。而我也练到了秘籍的层,成为了百花世家的门主。  这六年来,我和晴雪一直都是忍气吞声、偷偷摸摸地修炼秘籍的。主要的原因就是怕被邪派的人知道了此书在我手里,那样的话定会再次遭到一场血洗。好在,这六年来我们一直都很低调,躲在后山上修炼,所以才没有被人发现。而与此同时,晴天也练就一身“五毒邪功”,成为魔焰世家声名显赫的门主。  一场埋藏了六年的门派之战即将拉开帷幕,而我与晴雪,也都成为了门派里级别的两位,用了六年的时间达到了满级——一百二十级。晴雪默默地帮我擦拭着武器,清洗着盔甲,而我却依旧在思考六年前的那一幕,我和晴天刀剑相向的一幕。  虽然在这六年期间,两个门派之间不时地都有些小争斗,却从未发生过大规模的“门战”。而这次门战的胜利与否,也直接关系到两个门派的生死存亡。江湖就是这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一入江湖,难免就有争斗、有是非;而这一点虽然是在网络上,却也实实在在地与现实生活大同小异。只不过现实之中的我们,没有网络江湖里面的那么真实,那么直爽,没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快意恩仇。  在我和门里人商量安排好一切之后,那场昏天暗地的战斗如期地开始了。两个门派的损伤人数不相上下,而我与晴天更是在伯仲之间。正当我和他打得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之时,我们各自的医师都在帮彼此治伤。而就在我闭目调息时,一把尖锐的匕首从我后背插进。我回过头来,晴雪正目光冰冷地看着我。 共 727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阴茎结核
昆明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治疗技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