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康信息港 > 体育

少年遭遇电击身亡谁之过

发布时间:2019-08-23 20:01:49

西张村镇位于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南部,那里的天井窑院是当地重要的旅游资源。天井窑院俗称地坑院,顾名思义就是在地上挖个大坑,形成天井,然后在坑的四壁上挖出洞穴作为住宅。这种住宅冬暖夏凉,是老百姓根据当地的气候条件特别是干旱少雨的情况和土质状况,创造出来的一种具有地方特色的居住形式,表现出先民们的智慧。据相关部门统计,三门峡境内至今仍有100多个地下村落、近万座天井窑院,依然保持着 进村不见房,闻声不见人 的奇妙地下村庄景象。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农村住宅也在不断得以改观,不少农民修建了二层别墅式的小楼。但天井窑院的许多独特优点是取代不了的,所以,至今很多的当地人,仍然住在天井窑院里,享受着美好的生活。

本文主人公雷东亚就出生在这样的一个小村庄里。

2016年4月 0日下午,年仅1 岁、刚步入初中校园的雷东亚,因为星期六不用上学,闲暇之余便与同村一名小伙伴来到陕州区西张村镇某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村委会)文化大院舞台上玩捉迷藏。其间,雷东亚躲藏于舞台上的配电柜后,不幸被配电柜裸露的电线击倒在地。令人遗憾的是,小伙伴对此险境却浑然不知,几番找寻不到雷东亚便回家了。

当日下午6点 0分,村委会值班人员李新奇来到此处,准备锁文化大院大门时,意外发现雷东亚倒于配电柜旁,一动不动。见情形不妙,李新奇遂通知电工及时停电,并通知了村委会其他人员,还向国网河南省电力公司三门峡市陕州供电公司(以下简称陕州供电公司)报告情况,同时向镇党政办汇报。

事故发生后,经村中一老年医生检查,证实雷东亚已经死亡。

关于西张村镇某村委会文化大院舞台上配电柜的所有权归属以及对配电柜的管理维护责任的划分问题,仍然成为解决这起触电事故的一个关键。但是,村委会、陕州供电公司对此说法不一。村委会认为是陕州供电公司提供的配电柜有问题,陕州供电公司认为是村委会管理不善造成。

正值花样年华的儿子突然离世,显然让雷小宝和孙红梅夫妇极度悲伤。在处理了儿子的后事之后,他们踏上了依法维权之路。

死者父母讨要损失

可是,当雷小宝和孙红梅分别向村委会、陕州供电公司讨要赔偿时,对方相互推诿,不愿担责。雷小宝和孙红梅无奈之下只好以原告身份,将村委会、陕州供电公司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依法公断。

2016年5月19日,雷小宝和孙红梅与陕州供电公司达成赔偿协议,协议签订后,自认有错的陕州供电公司,同意经法院先行向雷小宝、孙红梅垫付10万元。2016年5月24日,雷小宝、孙红梅经法院领取赔偿款10万元。

在这基础上,陕州区人民法院经过认真审理,终对此案作出了一审判决。

一审人民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条规定: 二人以上实施危及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行为,其中一人或者数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能够确定具体侵权人的,由侵权人承担责任,不能确定具体侵权人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

本案中,雷东亚在某村文化大院舞台上玩耍时,因舞台上的配电柜无任何防范设施,致使雷东亚被裸露的电线电击致死。对该配电柜的权属以及对配电柜的管理维护责任的划分,村委会、陕州供电公司说法不一,均未能提交有效证据直接证实。因本案中致害物配电柜的权属难以确定,使具体侵权人亦难以确定,加之村委会、陕州供电公司对配电柜的管理维护责任划分不清,均疏于履行相应的管理维护责任,导致事故发生,故村委会、陕州供电公司依法应对二原告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法院同时指出,雷东亚系未成年人,雷小宝、孙红梅作为监护人,对其未尽到安全教育责任,致使其脱离监管,擅自进入危险区域。对此,雷小宝、孙红梅存在一定过失,依法可减轻村委会、陕州供电公司的赔偿责任。

关于雷小宝、孙红梅诉讼请求的赔偿范围及数额,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并结合案件事实确定如下:一、医院花费费用 600元,有医疗机构正规票据予以证实,予以认定。二、误工费,参照2015年度河南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085 元/年,折合日工资 0.15元,雷小宝、孙红梅各计算十天,计算为60 元。三、丧葬费,参照2015年度河南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六个月为21 5元。四、死亡赔偿金,参照2015年度河南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085 元/年,计算二十年,计算为217060元。五、精神损害抚慰金,雷小宝、孙红梅要求8万元,结合侵权过错程度以及事故给雷小宝、孙红梅造成的精神损害程度,本院酌定为5万元。

综上,雷小宝、孙红梅上述各项损失共计292598元。因雷小宝、孙红梅未尽监护责任,应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故雷小宝、孙红梅自行负担10%的责任。村委会、陕州供电公司负担上述各项损失的90%计26 8.2元,扣除诉讼中陕州供电公司垫付的10万元,村委会、陕州供电公司还应赔偿雷小宝、孙红梅16 8.2元。

一审法院终判决,陕州供电公司、西张村镇某村村民委员会赔偿雷小宝、孙红梅各项损失16 8.2元,并相互负连带赔偿责任。驳回雷小宝、孙红梅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院判决按错赔偿

接到法院送达的一审判决书后,陕州供电公司不服,及时向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受理后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在二审法院的庭审现场,陕州供电公司上诉称:一审判决为帮助某村委会推卸责任,蓄意模糊事故配电柜产权归属。而且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依据国家《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配电柜产权的分界点在电表的进出线口,表箱出线口以下线路设施归村委会所有、出线口以上线路设施归陕州供电公司所有,电表就是直接证据,配电柜的产权应当归村委会所有,故应当由村委会承担受害者的赔偿责任。请求法院依法改判我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村委会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村委会不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陕州供电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明配电柜产权属于村委会,且配电柜也是陕州公司派人安装,多年来也一直由供电公司维护、管理,故配电柜的产权属于陕州供电公司,赔偿责任应当由陕州供电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相同。据此,该院于2017年6月向外公布了本案的终审判决结果。

二审人民法院认为:雷小宝、孙红梅之子雷东亚在某村文化大院舞台上玩耍时,被舞台上配电柜的连接线电击致死。导致受害人死亡后果的发生是涉案配电柜在没有使用的情况下仍然处于通电状态,且配电柜没有安全防护装置及触电自动断电装置失灵,也没有设置安全警示牌,以及受害人自身过错造成的。作为产权人的村委会、电力管理部门的陕州供电公司以及受害人的法定代理人,均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关于涉案配电柜的产权归属问题,法院认为,某村文化大院舞台因时常演艺需要,为该舞台进行供电,涉案配电柜安装在用户计量装置末端,依据《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第二十六条 用户应当安装用户计量装置。用户使用的电力、电量,以计量检定机构依法认可的用电计量装置的记录为准。用电计量装置,应当安装在供电设施与受电设施的产权分界处。安装在用户外的用电计量装置,由用户负责保护 的规定,涉案配电柜的产权应归村委会所有,故一审对涉案配电柜以产权不清予以认定,与上述条例规定不符,应予纠正。

关于本案责任主体的确定问题,法院认为,根据原电力工业部《供电营业规则》第五十一条 在供电设施上发生事故引起的法律责任,按供电设施产权归属确定。产权归属于谁,谁就承担其拥有的供电设施上发生事故引起的法律责任 的规定,涉案配电柜的权属归村委会,在该用电设施上发生的事故,村委会应当承担法律责任。村委会系该用电设施的产权人,负有用电安全注意义务。但该义务由陕州供电公司下属变电所聘请的电工进行实施,陕州供电公司亦负有管理、维护、供电、断电的安全运营注意义务,故涉案配电柜在产权人与管理、维护义务人分离的情况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一条 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每个人的侵权行为都足以造成全部损害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 的规定,二审法院终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但愿本案能够给读者带来有益的启迪。

(文中人物使用了化名。未经本文作者许可,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阳痿
安阳整形美容的专科医院
甘肃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