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柳州启动日供35万吨地下水源潜能应对镉污

2018-12-03 16:26:28

柳州启动日供3.5万吨地下水源潜能应对镉污染

28日从广西柳州市处置龙江河突发环境事件应急指挥部了解到,为应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目前柳州市已经启动了日供3.5万吨地下水源潜能,将有能力保证居民的基本生活用水。   柳州河段水质仍“安全”   1月15日,河池市宜州市环保部门发现龙江河拉浪水电站内出现死鱼现象。调查发现,龙江河宜州拉浪码头前200米水质重金属镉含量超标。   柳州市市长郑俊康说,柳州市18日接到龙江水污染的通报后就开始24小时值班;22日,柳州市区上游约60公里的龙江柳城糯米滩水电站河段水质镉浓度开始超标,之后柳州立即启动应急处置措施。   现在“柳江保卫战”已7天7夜,为后续应对工作和市区饮用水安全打下了良好基础。截至28日12时,柳州市区河段水质仍处于安全范围。 [1][2][3]下一页污染团将至形势很严峻   随着上游污染团逐渐向下游移动,柳州将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势。了解到,27日以来,柳州市区上游距离柳州河西水厂16公里的位置镉浓度一度接近临界值。28日12时的监测数据表明,柳州河西水厂上游7公里处的断面监测到的镉浓度为0.0039毫克每升,符合国家标准。   目前,柳州已启动日供3.5万吨地下水源潜能,并已将原柳州铁路局的供水系统和柳州市民供水系统连接起来,如遇到紧急情况必须停水时,原柳州铁路局的供水系统将可以为柳州市区供水系统供应取自地下安全的水。   除此之外,在万一停水的情况下,市政府将全力保障在短的时间恢复供给安全的自来水,并将通过外调水等方式满足市民基本的用水需求。   超标2倍以下水能达标   了解到,在取水口镉浓度超标2倍以下时,柳州的自来水厂可以做到为市民输送达标的自来水。   “虽然目前态势严峻,但柳州有能力保证从自来水管流出的水是合格安全的,柳州有能力保证居民的基本生活用水。”郑俊康说。据新华社电 (韦大甘 李斌)   ■ 释疑   龙江镉污染无碍下游水质   专家称污染事件波及范围有限,不影响浔江、西江水源安全   环保部专家分析认为,截至目前此次污染事件波及范围有限,不会影响到下游的浔江、西江的水源安全。   处置龙江河突发环境事件专家组专家、国家环境保护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许振成表示,龙江镉污染事件会对柳江河段造成一定的影响。   按照目前制定的处置方案进行处置,柳州红花水电站以上、流经柳州市区的柳江河段可能会出现镉浓度超标1到2倍的情况,目前正努力控制在1倍以内,并尽可能实现不超标。   “我们有希望做到柳州市区自来水取水口的柳江水镉浓度不超标。”许振成表示,即使在取水口镉超标不多的情况下,水厂也有相应的处理方法,在这种情况下实施应急供水国内已有先例。   截至28日6时,柳州市的水源保护河段一直未出现镉浓度超标情况,柳州市民使用的仍是安全的自来水。   “截至目前此次环境事件还没有对柳江下游的黔江、浔江、西江造成影响。”许振成说,位于柳州市区下游的红花水电站有约5亿立方米的库容,将大大稀释水中镉的浓度,红花水电站以下的柳江河段将不会出现镉浓度超标的情况。据新华社电 (韦大甘 李斌) 前一页[1][2][3]下一页■ 应对   广西启动Ⅱ级应急响应   称镉污染处置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   28日从广西龙江河突发环境事件应急指挥部了解到,连日来发生在广西河池市境内龙江河段的镉污染事件对下游沿岸地区造成重大影响,广西壮族自治区27日已启动突发环境事件Ⅱ级应急响应。   应急指挥部27日发出的《关于启动广西壮族自治区突发环境事件Ⅱ级应急响应的紧急通知》称,龙江河应急指挥部以及河池市、柳州市积极开展应对处置工作,并取得了阶段性成效。   《通知》称,由于入江污染物数量较大,龙江河污染形势仍然严峻,目前污染带前锋已进入柳州市境内柳江河段,对柳州市饮用水安全的威胁进一步加大,并可能导致事件等级升级。为确保柳州市饮用水安全,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突发环境事件应急预案》应急响应程序的有关规定,自治区环保厅决定启动突发环境事件Ⅱ级应急响应。据新华社电 (李斌)   ■ 进展   镉浓度下降 已降解六成   龙江设5道防线,投放中和物降解镉浓度,调水稀释污染物   广西河池市境内龙江镉超标污染事件发生后,当地迅速在龙江设立了5道防线,持续投放中和物降解镉浓度,科学调水稀释污染物,目前这些措施收到明显效果。专家估算,龙江河段超标金属镉经稀释、沉降吸附后,已降解60%左右。   上游7重金属企业停产   据河池市副市长李文纲介绍,发现龙江镉超标后,市委、市政府立即召开紧急会议,时间向柳州等龙江下游城市通报情况,同时确定排查方案,并着手从上游调河水对镉超标河段进行稀释。为切断新污染源,受污染河段上游7家涉重金属企业全部停产。   李文纲表示,当地在龙江设置5道防线,利用大坝控制受污染河水的流量,在污染源至叶茂电站、叶茂电站至龙江三桥、龙江三桥至洛东水电站、洛东水电站至三岔水电站、三岔水电站至三岔铁路桥等5个断面采取放水稀释、投放吸附物等措施进行治理。   活性炭“把守”防线   这5道防线有4道防线采取投放石灰和聚合氯化铝等措施,将离子状态的镉固化,避免人体吸收。一道防线是利用活性炭进行吸附。   “由于天气、技术、物资和人力等多方面原因,专家们所提出的基本设想是,在河池境内尽一切能力,将受污染河段的镉浓度值降至。目前我们正尽一切努力,全力保障柳州市民饮水安全。”李文纲说。   李文纲表示,尽管处置工作取得明显进展,但眼下形势依然严峻,相关监测数据随时可能发生变化,仍不敢存有侥幸心理和丝毫懈怠,必须时刻全力以赴应对。据新华社电   说法   不会影响入粤水质   “柳江在来宾市武宣县石龙镇与红水河交汇形成黔江,红水河的流量比柳江的流量大。再往下游,黔江和郁江在广西桂平市交汇形成浔江,浔江再在梧州市与桂江交汇成西江,各条流量很大的江河交汇后,龙江镉污染不会对流入广东的江水水质造成影响。”——许振成

前一页[1][2][3]

移动登车桥
过磅单打印
氨水过滤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