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康信息港 > 旅游

十六岁才弄懂爱是怎么回事桃花运便找上门来

发布时间:2019-07-10 12:52:17

后来

十六岁,才弄懂爱是怎么回事,桃花运便找上门来了。

“傻风,给我同桌写封信吧!她可是咱校的大美女啊。”一个高个子的女生对风说。

“我傻?怎么可能,别人都说我鬼精呢。”风心里想。向前探了探头,“你让我写什么呢?”风看着那羞红了脸的女生问。

那羞红了脸的女孩叫亭,皙白的脸蛋乌黑的头发,一副天生唱歌的好嗓子和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不知引起多少男生的注意和多少女孩子的妒忌。

风,凭着优雅的举止,出众的口才,弹得一手好吉它及英俊的面孔,也成了众女孩心中的王子和男孩心中强的情敌。

“傻风,手表我用用。”亭把手伸了过去,做了个接表的姿势。

“你叫我什么?”风狐疑地问。

“傻风——”亭故意拉长了声音。

“不借。”风装作生气。

“快点,快点。”亭快节奏地敲着风的桌子,风只作不知道,两眼注视着窗外。

“我给你租金。”亭猛把手收回。“先把表给我。”亭那双充满警惕的眼睛看着风,生怕来抢。

风知有诈,又不理她了。

“好阿风,阿风好,阿风了……你就救救可怜的民女吧!”亭看硬的不行便进行软化。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叫哥。”风邪笑。

“G——”

“叫哥,”风不再嘻笑,装出发怒的样子。

“G——”亭并不理会风态度的变化。

“不借。”风真的生气了。

“goodbrother”

“verygood”风带着胜利的微笑把表递了过去。

“什么时候认的弟啊,还不买糖去。”高个子女生大声说。

亭含笑不语。

风欲争辨,“你自己承认的哦。”说完,向她那帮死党一点头,“你们听见了吗?”“听见了。听见了。”不知是谁又喊了一声“不仅听见了还要吃糖呢。”“就是,就是”。众人又是附合。

“苍天啊,杀了我吧。风大喊一声。埋下头来看书。

“傻风,看那手表与我同桌的多般配,送给她了吗?”高个子女生问。

“她想的美。”风阴阳怪气地说。

“看你的破表,难看死了,倒找我钱都不要。别说给了。”

“那还给我啊。”

“给。”亭作了个递表的姿势。风伸手去接,亭又猛把手缩回。“我还没用好呢。”

“那是我的表啊。”风大喊。

“不是你的能叫还吗?叫给啊,懂不懂啊你。白吃了几年饺子。”亭强词夺理。借故奚落风。

风向她晃了晃拳头。亭朝风拌了个鬼脸。

下课了,同学们耐不住班内的高温纷纷向外扑去。

“亭,过来。”风叫住一边玩表,一边向外走的亭。

“什么事啊,”亭仍不忘记玩表,目光并不从表上移开,并不抬头看风。

风实然伸手去抢,亭见有变,吓了一跳可马上反应过来了,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桌子(对她同桌高个子姓的戏称),快来救我啊。”风失败了。

亭急忙跑出教室,生怕风追赶。见风并未追赶,又转身走到教室门前,晃了晃手中的手表向风炫耀。风,无奈地笑。

晚自习放学了,一个风并不认识人把风叫到了操场,呼啦一下,几个人一拥而上,风被打了,理由竟是与生关系特殊。

中考,一天天地逼近。校园往日的嘈杂呼啦一下子不见了。偶儿传来几声爽快的笑声,也被认为神经之类。

风的笑声不再是撒遍校园的整个角落,亭的香水味也不是校园各处都可闻见。

被遗忘已久的校园广播站又放起歌来了,却总是那三首,一首是周华健的《朋友》,一首是王杰的《英雄泪》,另一首则是刘若英的《后来》。

在那首《朋友》的影响下,通迅录卖的特别快,同学们都不再那么的小心眼,谁会在乎吝啬几次微笑几句话而有个不愉快的分别呢?

《英雄泪》的歌词写的很好,唱的也不错,王杰那磁性的声音唤起了一些学生的斗志。就连平时说话的同学也埋下头来读书。也许他们明白了高中是认分数而不认人的。在几次模拟考试中,一些成绩平平的同学竟跃进了前十名。风,你是五与十名之间,亭也由原来的三十多名进入了十几名。

中考,到底还是来也。下考场时同学们才发现,中考并不那么可怕。风收到了向往已久的重点中学的通知书。亭也考上了心慕已久的学校。

在那个应该酷热无比却有点冷的日子里,他们开了个同学会。女孩子们三五成群地在一起谈心。亭也如此,只是总有些心不在焉。男孩子们围在一起打扑克。风则独自一个人站在窗前。左手执着吉它右手拎着酒瓶,两眼望着窗外的夜空发呆。

风吹乱了他的头发,很忧郁。亭见他那般模样,欲言又止。

终于,风左手抓起吉它右手拎起酒瓶,向操场走去。亭,轻轻地跟在后面。

夜色已浓,月亮爬上了天空。

风坐在亭子的石板上,椅着石柱。风吹着风的头发,月光下的他,显得更加忧郁更加迷离。

淡淡的月光,使校园增加了一种淡淡的美,说不清也道不明。

修长的指在吉它上滑动,优美的音符在那修长的手指下逸出,他弹的竟是平时不喜欢的《梁祝》。他说《梁祝》是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他不喜欢悲剧。可这时他才明白,悲剧也美,凄楚也是一种美,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及不同的心情他会喜欢上不同的东西。

“来了这么久,怎么不说话。”风的声音永远那么的好听,略微沙哑。双眼看着远处的夜空,并不回头看那上已泪流满面的女孩。

亭擦干了眼泪,走了过去,递上一张通讯录,“明天就要分开了,这张通迅录填上吧。”声音有点沙哑,毕竟,哭的太久了。

风潇洒地写上了名类信息,递了过去,风抓起吉它,站起来,“天已冷了,还是回去吧!”风面无表情,风将他的头发吹乱,很迷离,很忧郁。

“慢,”亭急忙叫住要走的他,风,站住了,无语,静静地站在那儿。“我们从未牵过手,何来分手。是的,分手是结束,亦是开始。我希望是同学的结束是兄妹的开始。好吗?哥。”亭有点不好意思,但认真。

风扭过头,那忧郁又增加了另一种摸不透的神情。双眼望着亭那两颗泪珠盈框的大眼睛,惭惭地,风的双眼升起了一层水雾,风重重地点了点头。

亭投入风的怀抱,“哥。”两行泪水从那晶亮的眼中流出。

风拥住亭,两滴泪水从眼中滑落。

不远处二楼的教室里一阵噪杂。窗户边挤满了人。女孩子激动的要哭,男孩子们疯狂地打着口哨。

耳边,歌声响起。

黄冈治疗牛皮癣的专科医院
巴州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黔东有哪些烧伤科医院
固原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