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康信息港 > 教育

轻舞网恋之死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47:53

今天早晨大约八九点左右,陈村的陈阿贵的骨灰被运往家中。此时的陈家一片混乱,谁也说不清该怎么面对。母亲哭肿了眼睛,父亲不住地捶胸顿足。家中亲族人等都不愿看到这种悲惨的气氛。阿贵走了,但不能不顾及他父母,所以家中有明白事理的人,一边去安慰他父母,一边为陈阿贵的葬礼进行筹备。  陈阿贵的死,也惊动了全村的村民。怎么出去才五天,就不明不白地突然死去了?  一、  陈阿贵,二十五岁,是家中的掌上明珠,从小就被父母亲娇生惯养。这也难怪,他出生之时,恰逢计划生育严的时期,十户联防,一家计划外怀孕,十户都有责。陈阿贵的父亲是上门女婿,也是因为陈家独女单传的缘故。陈阿贵的母亲这次为陈家争了气,结婚一年就生了陈阿贵这个宝贝儿子。  他的出生,给陈家增添了喜气,村子里凡陈姓或者带点亲的都舍得花大本钱,放万字头大鞭炮和几百元大烟火礼炮。陈阿贵的父母亲喜得也不亦乐乎。每天一张嘴就亲着陈阿贵那张红嘟嘟的小脸。他放个屁,生怕他要拉屎拉尿,他哭了两夫妻轮流抱着,生怕他哭坏了。  到了快满月,应该给他取名了。陈阿贵的母亲说怀他那天看了《薛仁贵》的地方戏,回到家中做了个梦,说梦见一只老虎。她与老虎说话,摸着老虎的头,便将老虎连哄带逗地引进了家。  陈阿贵的父亲看着儿子长也虎头虎脑,也帮妻子圆梦。高兴地说:“老婆,我们家也出贵人啦,薛仁贵是白虎转世,我们家儿子也是虎呀!”他母亲也咐和着说:“对呀,我梦中明明白白把虎引进家,就有了我们的儿子,这事也凑巧咧。”陈阿贵的父亲左想右想也想不出个好名字来。他母亲提示说:“我们的儿子也要沾点贵人的福气。”他父亲为难地说:“我们不能直接叫仁贵呀。”这话提醒了陈阿贵的母亲,她手里抱着儿子,突然来了灵感,没想到一高兴,一巴掌拍在儿子的屁股上。陈阿贵被拍痛了,一个劲地哭:“拱娃!”她一边哄儿子,一边叫:“取名阿贵。寓意这娃将来富贵。”陈阿贵的父亲仔细一想,觉得很在理,拍着巴掌称赞一个字“好!”  说来也巧,村子里与陈阿贵同名不同姓的有好几个,不过陈阿贵年龄略大些,她父母亲更是得意,好似现今抢注册产品商标一样,占了个先。  二、  转眼间,陈阿贵到了上小学幼儿园的年龄。陈阿贵的父亲见他母亲每次送孩子上学后,回家干活老是象掉了魂似的,便知她心中老是挂念着儿子,干脆让她去全陪。可学校有学校的规定,家长不能全陪,怕这样会影响其他小孩子。陈阿贵的母亲给老师好说歹说,勉强答应她可以每天坐在窗户旁看着孩子。  陈阿贵由于出生在这么个特殊的家庭,营养过剩,变成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小胖子。在幼儿园里,由于他人胖,总受到小朋友的欺负。陈阿贵的母亲见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受人欺负,那还得了,总是一马当先,挺身而出去阻止。凡属大人去阻止,总会造成负面影响,闹得幼儿园也不可开交。幼儿园给陈阿贵的母亲提出两个选择:不要她来陪读,第二要么让她把孩子带回家自己带,或者另送其它幼儿园。陈阿贵的父母左想右想,觉得还是把孩子留到学校为好。  陈阿贵在家娇生惯养习惯了,在幼儿园里什么都要玩个先,对有兴趣的玩具总是霸着玩。刚开始,有幼儿园老师监护,同学们都让着他。但有些胆大的同学偏不让他玩,与他争与他抢,这样不免发生斗架。有天陈阿贵霸着小皮球玩,有两个小伙伴大胆地去抢,陈阿贵体胖哪里是两个小伙伴的对手,人家顺球在球身上一扑,他便无办法,先是举拳就打,后是哭。他打别人,别人哪有不还手,一来二去,陈阿贵的脸上还被抓上了两个小手指印。陈阿贵在学校里受了欺负,他母亲心里象被猫抓了一样的痛,口里在骂人家小王八杂种,手里挽袖要去打人。好在陈阿贵的祖母懂道理,拉着陈阿贵的母亲说:“鸡没栅管,狗没神说,哪家儿娃关在屋里养,你这样娇惯你儿子,你养他吗?”陈阿贵的母亲还在气头上,甩开她祖母拉着手吼:“我的儿子受人欺了,我要拼命。”陈阿贵的祖母也气出火了,顺手一巴掌打在陈阿贵母亲的脸上。她气得颤巍巍地说:“儿呀,我养你,没教好你,这是娘的过错,今天娘非要教训你。”陈阿贵的祖母流着泪颤声道:“你睁开眼看看,这哪家不姓陈,人家养儿子人家不痛吗,你动不动和人家孩子去拼,亏你还是大人。”陈阿贵的母亲见自已的娘教训得有道理,就去幼儿园了解了情况,还买了糖果要儿子与抢球的小伙伴和好。叛逆的儿子却不领情,要妈妈象往常一样打人,一样地骂人。陈阿贵的母亲此时已有悔悟,娇惯儿子必有恶果。  三、  自知在教育儿子的事上有问题,但她心里总想这是我们陈家的独子,要让他张扬,要让他称王称霸。陈阿贵在家虽然在家娇生惯养,但人还聪明,上小学三年级时年级考试数学。当他拿着奖状和奖品回家时,整个陈家脸上笑开了花。陈阿贵的母亲更加洋洋得意,逢人就夸他儿子考试拿了一个数学。人家知她这人的脾气,要顺杆摸,于是便来了一句,“阿贵一定能考上清华!”陈阿贵的母亲听人家这么一夸,人好比直上了九天雲雾,走路时,两个大屁股都扭成了花,口中不住地哼着只有她自己才听得懂的歌。  凑巧有一天,陈阿贵的母亲遇上神算子陈峰。其实她本来不信算命的,只是陈阿贵让她这做母亲的操了不少心,也挨了些人的骂,但她从心里很得意,谁叫我养了个宝贝儿子,又聪明又乖。人家都说他儿子考清华,我来让人称神算子的陈峰看看。于是她把算命先生请到家,又是茶又是烟,象奉上宾一样。陈峰是个乖角色,他耳听八方眼观四方,他在吃算命这碗江湖饭几十年,什么样的人没过。他从随身挎包中取出笔和纸,还有万年农历等一些工具书,一看就像是算命的,好像比学者还要学者,难怪人家背底里喊他博士。  陈阿贵的母亲看了陈峰这摆显,打心眼里佩服,觉得这有文化的人就大不同。于是她向陈峰报了儿子的生庚八字。陈峰一边在本子上用笔写着,一边用手指在手上捏卡,还口中不住地念:“甲子乙丑。”还念:“正月建寅,二月建卯。”念得陈阿贵的母亲直赞陈峰是诸葛亮下凡。其实这是陈峰在陈阿贵母亲面前故弄弦术。他的这场算命足足算了三个小时。得出一个结论:“哎呀,我的妈吔,陈阿贵是老虎转世,大英雄转到陈家投胎,今后不是朝庭的大文官也是个武官。现在必定是个孩子王。”这句正中陈阿贵母亲的意,立马在家摆神案烧香敬祖,拿钱赏神算子陈峰。陈峰乃一江湖骗子,得了赏钱又讨了乖,心底里却骂陈阿贵的母亲活傻瓜蛋。  四、  陈阿贵的母亲,给儿子算了个好命,心情好高兴,丈夫从农田里回家,她早已做好了一桌子好酒。  陈阿贵的母亲一边给丈夫夹菜倒酒好个殷勤。乘丈夫酒喝得尽兴时,她就讲今天如何请到算命先生陈峰,又将儿子的贵命从头到尾学着陈峰的腔调讲了一遍。丈夫听儿子今后可以出人头地,给陈家长脸,当然高兴得不得了。几杯酒烧到心底之后,两人争论,儿子今后究竞是当文官还是当武官。一个说文官好,文官一句话,跑死武官一匹马。一个说武官好,武官英武,打遍天下手。来了一个折中,让儿子白天上学,晚上到陈练武校学武。  陈阿贵进了武校也是练武的奇才,人家几天才学会一招一式,而他只要老师演练几遍,同学们辅导一下,半天就学会了。陈阿贵的母亲更加溺爱他,他学武打人,她不但不教育,反而夸他有长劲。这样一来,村子里的小朋友都让着他,有的干脆不理他。陈阿贵自以自己有武艺,便组织一帮小朋友成立了陈家帮,自称为帮主。  村子自从有了陈家帮之后,家家遭殃,有人不认亲戚或者一家亲,拉着陈阿贵的母亲就骂。他们玩得很无聊,连五保老人陈东方的粪桶都碰烂。这事也闹到学校。幸亏陈阿贵的一位亲戚当校长,对陈阿贵进行了教育,亲自帮他解散了帮会,才肃清了影响。从此,他爸妈也再不争儿子当文官武官的事,干脆让他弃武学文。  五、  陈阿贵在学校校长和老师的教育下,慢慢的懂得点事理,学习进步也较快。可就是还有点当帮主的那点气派,学校里打架总离不开他。有天,他看派出所所长的儿子不顺眼,就组织一帮同学在校门口外一百米处打人。正巧派出所长陈正开车去学校办事,他看到儿子受欺,立马停车,抓住陈阿贵就是两耳光。这下他慌了神,原来警察这么厉害,当时就吓尿了裤子,连哭都没敢哭。  陈阿贵人小心大,这事也闹得太出格了,在陈村这地方,陈正是陈爷。俗话说得好,得罪了菩萨一柱香,得罪了大人去拿钱消灾。学校的校长亲自去找陈阿贵的母亲,首先讲事实摆道理,陈阿贵的母亲还不听,她的理由是你派出所长打小学生,我要上访告状。  这事又牵扯出陈阿贵的祖母出来,又气又恼地说:“闺女,你养了儿子,你给陈家争了气,长了脸,可你把孩子娇惯得成何体统,从小就成了害人精,你看你走那家,人家不在你背后指点。”陈阿贵的祖母又缓了一口气说:“人家校长亲自上我们家帮我们处理问题,你还嘴硬,动不动就告状。我了解清楚了,你儿子从校门口一直追打,人家都无路可走,险些被迎面而来的车撞着,若发生车祸,你还敢坐在家里嘴硬吗?”  六、  任何事都有峰回路转的时候。校长准备和陈阿贵去派出所向陈正赔礼道歉,没想到人还没出门,门口来了一辆警车。村子里以为陈阿贵家出了什么案子,都往这么拥过来。  陈正从警车里走出,一个一米八的高个,一手提水果,一手向陈家全体人员行了个庄严礼。  陈阿贵的祖母上前拉着陈正的手,不住地问候。不住地叫陈爷。陈正也拉着陈阿贵祖母的手说:“大姐,在陈村我与你辈份评级,你就叫我小弟吧。再说我今天是在你家办公事的,论公论私,你就不要叫我陈爷,应叫警察同志。”  校长听说陈爷来办公事心里咯噔一下,这下全完了,我这校长可再别当了,两腿直抖。但还是硬撑着,颤抖着手和陈爷握手,一个劲地叫:“陈爷好!”叫过几声后,仿佛得到了什么精神法,手不颤了,腿不抖了。陈阿贵的母亲也仿佛变得聪明了许多:“陈爷,大人有大量,大人不计小人过。”  这下把个陈正也搞蒙了,自己是来负荆请罪的,倒让成了兴师问罪来了。陈正又恭敬地向陈家人行了庄严礼,立即报告:“我是警察陈正,今天开车办事,路过陈村小学,见一群小孩追打我儿子,又险些出现车祸,愤怒之下,一下车打了带头打我儿子的陈阿贵。按警规我不但接处罚,而且先给陈家赔礼道歉!”  此时此刻,全场人一片哗然,这才是人民警察,自己儿子被人打,不但不为儿子出恶气,反而给人家说好话,还送礼品来安慰。  在人们众说纷纭中,陈阿贵的母亲自已理亏,没教好儿子,突然流下了悔过的泪水。  六、  陈阿贵的母亲娇惯儿子的本性难移。他考入镇一中时,他家只离学校五公里地,可他母亲就像生离死别,拉着他哭了又哭,生怕他被弄丢了。将他亲自送进学校,本来学校统一校服,她却为陈阿贵买运动鞋,又买了几套新时。生活费由学校统一包,她却交了生活费又送给儿子五百元。  一天,陈阿贵的母亲来到学校,见儿子吃的菜肉少了,便叫上儿子上馆子叫上百元的菜。临别时又不住地给钱。在陈阿贵母亲的眼里,钱就是亲情。钱就是对儿子好,钱就是对儿子良好的教育。  可惜,陈阿贵的母亲用钱害了他,那学校附近有好几个地下网吧,好玩游戏机的同学见他手里有钱,都和他交朋友,时间一长,他花钱人家玩,后来自已也干脆玩。久而久知,玩上了瘾,连下课十五分钟都出去玩一把。有时候钱玩完了,电话一打,陈阿贵的母亲也不问儿子钱怎么花了,要钱给钱。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连老师也不问,只要儿子说出个理由来就给。陈阿贵母亲的逻辑,钱是给儿子花的,儿子要钱就是个理。  一次学校召开家长会,老师首先公布了学生在校的各科成绩,陈阿贵总分成绩倒数第五名,他母亲还哈哈笑,我儿子还行,在班里管五个人。家长们觉得这个家长挺幽默,笑得直打哈哈。家长会一散,人家是关心孩子的学习情。陈阿贵的母亲关心的是他的生活,做妈的决不能让儿子受苦,又是去找高级餐馆消费。  七、  陈阿贵念高中时,他平时在课外书籍里,学习了鲁迅先生的小说《阿Q正传》,当他了解到阿Q的名字时,得知阿Q倘若有一弟或者兄叫阿富,那他必定叫阿贵。他的名字叫陈阿贵,那他就是陈阿Q,一般人们都只叫名字,很少叫姓。比如填什么表或者作业本啦,都必须写上名和姓。他读着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读着就气愤,一会儿骂先生不该用阿Q作名,一会儿骂自己父母不该取阿贵这个名字,叫我阿猫阿狗都行。偏偏撞在名人笔下有讽刺性的代表作的名字上。  有天课本上有鲁迅先生小说《阿Q正传》,老师布置学生们预习,首先在黑板上写出了几个思考题,个题就阿Q名字的来由。课余时间有同学认真地阅读鲁迅先生的小说《阿Q正传》,有同学读着读着就偷笑,有的干脆笑个痛快。取笑阿贵说:“还是陈阿贵铁杆哥厉害,阿贵哥,你爱上QQ聊天,我们给你改个网名就叫阿Q,这样又好记,又新鲜,是中国的大文豪鲁迅先生取的,说不定你在QQ上又走桃花运。” 共 717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附睾炎会复发吗,有那些影响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