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康信息港 > 养生

PM25浓度再度挑战霾伏监测数据到底有没

发布时间:2019-08-15 19:59:18

  京津冀再中霾伏,17日夜间起,京津冀地区又将迎来一轮雾霾天气过程,局地有重度霾,预计此次过程将持续至20日之后。

  回想在那个北京霾深,甚至挡住了月食的夜晚,我听到了您去世的噩耗: 工作很拼,积劳成疾 。

  沉默良久,想起2011年11月10日,我那篇报道的开头。

  每当我查看PM2.5浓度时,都会想起您

  今后,每当我打开软件查看PM2.5浓度,我都会想起您。

  您是缔造中国PM2.5监测络的核心人士之一,可是在这个北京霾深,甚至挡住了月食的夜晚,我听到了您去世的噩耗: 工作很拼,积劳成疾 。

  沉默良久,想起2011年11月10日,我那篇报道的开头。

  中国总站大气室主任王瑞斌已请了一个多月病假。2011年11月7日,他不得不提前结束假期,上班天就开了一整天讨论《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修订的会议,直到深夜一点半才罢休。

  那是我入行后撰写的篇关于大气污染的报道。

  由于气象原因,灰霾总在秋季来袭。三年前的这个时刻,北京亦是灰霾压城。南方周末撰写了《我为祖国测空气》的报道。公众不再相信根据标准而被定义的 蓝天 ,各方倒逼PM2.5尽快列入国家标准。您提前结束的假期,正为讨论标准修订。

  这场有点全民呐喊意味的环境运动,终推动了政府的工作。

  一个月后,部就新标准公开征求意见。但新标准要到2016年才正式实施,公众又呼 2016太久,只争朝夕 。2011年底,环保部列出了三步走的方案,作为步,在2012年底前,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以及省会城市等就要监测并发布PM2.5数据。

  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标准是一个体系,新标准挺身而出,但与之配套的规范并未制定好。我们不知道选择什么监测仪器,也不知道监测低浓度的国外仪器能否适应高浓度的中国大气环境。

  这期间,猜疑四起。有人喊,买美国的监测仪器,钱都让美国人赚了去;有人喊,中国选择了监测数值更低的仪器,即使这种仪器更贵;还有人喊,政府把监测站设在公园和学校,就是为了取得的数据。

  空气质量评价、站点布设规范,正是您此期间工作的重点。在这期间,您和其他的环境专家一样,一次次的接受媒体采访,一遍遍地解释专业问题。

  如同发烧需要测量体温,治理大气污染的步就是监测污染物浓度,在呼吁入标的浪潮之后,所有的压力都压给了监测部门。2012年,我采访过京津冀和珠三角的环境监测人员,他们筹资购买仪器、安装调试仪器,还要将监测数据并,传输到总站的数据库里。在年底的 死线 前,他们常常彻夜未眠。

  作为这个全国监测络的终汇集地的负责人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大气室的主任,您的忙碌程度可想而知。

  所有的监测人都在等待承诺兑现的那一日,2012年12月28日,包含74个城市空气质量的实时发布平台正式运行。此后,民间和官方开发的软件,都采用了这一平台发布的数据。

  我也只在这日与您见了一面。发布会后,您笑着问我,我一直很好奇你去年的报道,你怎么知道我那天开会开到一点半?我说,我是嘛,消息源广。

  当时我正在写《北京咳》的报道,和您聊了聊想法。记得您微胖,和蔼可亲,北方口音,烟瘾很重,一根接一根。

  全国的监测体系建立后,监测人员好似退出了媒体报道的前沿。媒体开始关注大气污染防治和对健康的影响。

  谁知,您的健康状况却越来越差了。后来听同事说您住院了,喜欢看南方周末,能不能送一份报纸。我们都是年初赠报,那时候已经过了赠报时间,虽然报纸也只有100多块钱,却要打申请,我后来好像也没有给您赠送,现在想来,真是后悔。

  这几日,国庆刚过,北京又启动了橙色预警。一切好像没有改变。至今仍有人问我美使馆的数据是不是比环保局的更准,PM2.5的数据到底有没有造假。

2006年大连生鲜食品D轮企业
2012年北京D轮企业
在属于中国智能汽车产业的iPhone到来前何小鹏还得多挺一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