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康信息港 > 金融

雷士那些事兒十五閻焱吳長江的二人轉舞臺

发布时间:2019-06-07 08:46:20

  阎焱:他打的就是两张牌

  8月17日晚,小股东和君创业与董事会在北京千禧酒店公开对话。赛富亚洲创始合伙人、雷士照明董事长阎焱称吴长江打的张牌是所谓民族主义,第二张是悲情牌。

  口述/閻焱

  整理/和君创业

  大概今年5月20日下午,我突然接到吴长江一个,他当时非常慌乱,告诉我他在香港。说昨天中纪委约他谈话,要他协助调查重庆夏泽良(注:原重庆市南岸区委书记)的事情。然后,他说有一个内部的大哥告诉他赶紧出去躲避一下,第二天他就到了香港,在那里给我打。

  听了这个消息,我觉得也很震惊。因为在此之前,我们公司总部搬往重庆的事情,董事会和吴长江是有尖锐分歧的,我们一直约他谈话,但他从春节后就很少在国内。就总部搬迁的不同意见,我们跟他约了好几次都没见到。有一次我们约4月18日在北京见,我和朱海(注:施耐德中国区总裁、雷士照明董事)跟他约好,他也确认了,结果17日在德国给我发短信,说回不来了。我们听到公司有人反映,年后他就很少到公司,都在外边。所以我们当时也很担忧,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当他在中说了之后,我脑子就这么一嗡,心想糟糕,我们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说准备和他太太要去加拿大,暂时不回来了,去躲风头。在此之前,董事会曾经发现,加拿大一家我们正在谈判投资的公司,突然公告说吴长江成为这家公司的股东,与我们发生严重的同业竞争。初我还想不通他怎么进入这家公司都没跟董事会说,而且是公司正在谈判投资的对象,现在看来,是他要到加拿大躲风,顾不了他和公司签署的不竞争条约了。

  我时间通知董事会,包括我们在香港和在北京的所有董事,并立刻通知律师。那时,我们并不知道到底是吴个人还是雷士卷入这个事件中,因为中纪委并没和我们联系,我们并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在和律师商量后,律师说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情,要赶紧通知联交所。联交所知道后要我们提供材料,我们说没办法提供材料,我们既没接到正式通知,也不知道详情。后来我们就开了会议,吴长江讲他是协助调查,他说得很明白:短期内他不可能回国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谈到公司的危机处理工作,他辞去了公司的一切职务。

  实际上在此之前,3月份的董事会上,按照香港联交所的治理要求,我们董事会做出了一个决议,吴长江也同意,董事长和CEO的职位要分开,这是按照香港上市公司要求来做的。所以就开始找候选人,我们当时总共找了三四个候选人人,其中张开鹏,虽然来自施耐德,都是由董事面试,也包括了老吴。所有董事包括吴长江都认为张不错。那么在当时情况下,我们讨论吴总要不要把董事长辞掉,律师说如果他不回国他就失去了作为上市公司董事的能力。因此董事会要求他辞去雷士照明的一切职位,他也同意。

  大概24日我们收到他签字原件,25日我们公告,公告文稿都是按照联交所要求和审阅过才能发的。吴长江昨天(注:8月16日)说我这是操纵股价,他说从20号到公告中间有5天时间,所以说这是操纵。我说这很正常,作为一家香港上市公司,你必须要事先通知联交所,中间只有5天,而且24日他才签字,这已经是超常速度了。再说,我们从没买过也没卖过一股公司股票,何来操纵,很荒谬。

排卵期出血小腹疼
排卵期少量出血
经期推后颜色发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